小心火烛

在白安的夏天里,不在这里

我永远感谢那个夏天,让我现在能够浑身战栗

一个文包

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存档所以……

啾咪

地里的大南瓜:

之前有很多人都陆陆续续来问我要烛的存档,但因为这些都不是自己的文字不好做主,所以昨天去征求了 @小心火烛 的意见,烛本人说可以,那我就把之前烛【所有文】的存档放出来啦。


当时时间比较急,所以存档会比较粗糙,能看就行hhh也非常感谢烛的允许和她曾经写下的那么多美好的文字呀!


文包


密码:8r7j

祝爸爸@脑洞大的一棵草 生日快乐🎉!
(我赌作业赌输了,对不起)

不好意思打扰了
是这样子的啦,明天打算清文,想存档随意,建议取关,8.31可能会上线(如果赌输了的话),但是这个号不会再更新了……
憋等我啦。


敖子逸撬开黄其淋家那个带锁儿的阁楼的时候,黄其淋站在梯子底下昂着脑袋忧心忡忡。他两只手攀着梯子,毫不客气地表现出自己的怀疑,“行不行啊您?”

敖子逸满头大汗,脑门儿上亮的能反光。他手里头抓着根生了锈的铁丝,手上沾满了红锈。他义正严辞地朝底下一指,说黄其淋你知不知道,男人不能说不行。

黄其淋没话讲了。他点点头让他留神着下半身,直溜又细的两根腿一看下盘就不稳。敖子逸十分愤怒地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,只是捣鼓那结实的锁,左拧右拧转了几圈儿后,咔嚓一声,铁丝把锁给钻开了。当时黄其淋屏息凝神地盯着敖子逸手上的那把锁,又担心他一不留神摔下来,左瞅右瞅脑袋转的累。敖子逸把手蹭衣服上擦了擦以后把锁取下来,猛的一推,

卖蜂蜜的


CP:敖子逸X黄其淋

我说:想写一个具有社会价值的故事🌚一个不惧风俗的故事🌚结果好像写偏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其淋是个卖蜂蜜的。

是个养一大把蜜蜂,穿着防蜂服站在嗡嗡作响的暴风圈中央的帅气年轻人。

“养蜂人总会有一个助手。”刚刚研究生毕业的敖子逸嚼了嚼嘴里的蜂蜜糖,“所以你看我怎么样?”

黄其淋刚在汗流浃背之中把防蜂服给脱了,满头大汗的躺在房里头喘气,听了以后用力揉了揉敖子逸的头发。

“你个大学生跑过来陪我养蜂?”

“对啊。”敖子逸把糖咽进肚子里,“而且黄其淋你不也是大学生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我当你答应了。”敖子逸眨了眨眼睛,小心翼翼地跑出门外,把两大箱行李给搬进了房。

1、

黄其

©小心火烛 | Powered by LOFTER